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小川教育叙事---生命的味道

关注高考动态,关爱学生成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可以一辈子不登山,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,它可以使你总有一个奋斗的方向,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头,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纪念杜亦刚君  

2014-07-26 17:53:21|  分类: 心情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纪念杜亦刚君

 

下午上课之前,听张君说:“你有没有听说杜亦刚的事?”我还以为又有什么小道消息,没想到是您去世了,还以为是传闻,让她调查消息的可靠性。又看到一些同学的说说,祝您一路走好,心想玩笑不能开的这么大吧,可是竟又相信了许多,惴惴不安起来,便慌忙的打起您的电话,连续五次,均是无人接听,便慌张了,随即向郑老师求证。问起你后,只听郑老师说:“可能性比较大,你还是好好复习吧。”就彻底的意识到,您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。

真的是不相信,活生生的一个人,就突然的,说没有就没有了,他们一定是开玩笑的,这一定是传闻,要知道,您才三十几岁。四天前,我可是还在您办公桌旁有说有笑的啊。

我还在等着,您一个电话回过来,不屑一顾地说:“吓扯,哪个小侠们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”;我还在等着,郑老师又告诉我说您还活着;我还在等着,那些造谣者依法受到惩罚。然而,等到晚上回到家,关于你的消息越来越多,内容都是一致的,我所期待的却一条都没有收到。我依然没有放弃,即使是孙主任在课堂上说他有点郁闷,一位老师英年早逝;即使是有人将昨天的晚间新闻截图;即使是群,空间,贴吧都在述说这同样的消息,我也依然没有放弃。我一直都坚信,您还活着。说不定哪一天,您潇洒的往凳子上一坐,说:“今天心情好,来,带你搞一盘。”

然而我的任何幻想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。其实我自己很清楚,您走了,彻彻底底地走了,不会再回来了,可是我就是一味的欺骗自己,您还在,不时扭头朝手机望一望,还期盼着屏幕的亮起。

刚认识您的时候,您还是组团长,我还上高一,当时您在和一个犯错误的学生谈话,我的第一印象是,这老师好凶哦。后来是您的电脑出问题,我又在郑老师旁边,您向我挥挥手,说:“小朋友,过来,看看这怎么搞。”我们才算真正的认识。后来,随着交往的频繁,才渐渐的发现,您根本就不是凶巴巴的,而是一个和蔼可亲,能跟学生开的起玩笑,打成一片的人。

再后来,我就开始帮你倒水,你把杯子往桌上一放,我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拿起杯子,倒上水,再屁颠屁颠地送回来。从您的办公桌到放开水瓶的桌子不过两三米,可是每一趟我都是乐呵呵的。有的时候,我嘴一噘,让您自己去倒,您就说,“人家排队都排不上,我是给你这个机会。”没想到,19号,竟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倒水,只恨自己当时浑然不知。

您爱抽烟,也爱喝酒。经常在半空中,将烟抛到郑老师,音老师的办公桌上,但是大勇老师那就不是这般状况了,因为距离比较远,所以不得不起身去接,或者就已经在地上了。有时还跟我开玩笑,“曹校要不要来一根?”不过不管怎样,我还是一根都没有碰到。

摸底考试结束后,你说:“老音,要不晚上搞两杯,小范围的。”那时,我便想起您有时候晚上回家不想做饭,就叫上你的行长同学出去喝酒。当时真应该提醒你一下,不要喝那么多,有可能现在就不会这样了。

作为教师,您的水平还是相当高的。无穷递减等比数列,拉格朗日中值定理及推论,洛必塔法则,高次方根定理……都是您平时下课随手教给我的东西。您还专门参考一些竞赛教程,就是为了更好地教我。那本一试的小红书里,还夹着你写过的草稿纸,还圈这你让我回去做的题目,可是我再也听不到你的讲解了。

平时,你也爱玩游戏,还经常教育我:“你可耸啊,游戏都打不过去,看我的。”每次资金不足,就说:“你看,没钱,游戏都打不过去,回去上自习,玩游戏都能悟出人生哲理。”怪不得音老师说,我跟您一个级别的,未婚,玩起游戏来一身劲。

可是,再也没有陪我玩游戏的老师了,再也没有哪个老师像您那样不带我的课又跟我关系那么好了,再也不想去天鹅湖了。

得知您溺水而亡,便猜到一定是喝酒了,果不出其然。您总是认为自己还年轻,有资本去消耗,却不注意平时的生活习惯,喝酒就不说了,正常的晚饭也不好好吃。让学生帮你去买,只有随便二字,原来食堂还可以带饭,实行环保措施以后,汉堡便是家常便饭。秀文老师和我都提醒过你,你却满不在乎,唉。

您知道吗,直到现在,我依然认为您还活着,您还会开着您的红色别克,带着我在匡河路上飞奔,为我测速,末了,还夸赞我骑的还可以;您还会为我讲解数列,不等式……;您还会跟我讲述您上学时期的辉煌历史…….

人生如梦,世事无常。

或许您是累了,想歇一歇;或许您是厌倦了,去寻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;或许呢……

愿您的魂灵在天国能够安息。尚飨!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曹海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于合肥


曹同学托郑老师把这篇文章转给我,又勾起了我对义刚兄的怀念【我的手机里一直都是用这个义字】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最后一次通话是7月22日,我问你到市里上课能否带我一程,你用近乎沙哑的声音说你已经到市里了,于是彼此匆忙挂了电话,你忙着上课,我忙着打车。没想到这不足30秒的对话,这一次竟然是你我的最后一次通话。24日中午,群里有老师说有老师溺水,我还以为在开玩笑。直到常青打来电话,他已经从空间里看到很多学生的转发信息,打了N次电话也打不通,让我接着拨,我慌忙拿来手机打了2次,都是关机。于是我和常青决定去你家找你。当敲开房门看到满屋子的人,顿时感觉天昏地暗,直至今日。

往事历历在目,义刚,你是否记得,09年我们一起来到八中,你,我,常青,金瑞住进1号楼1811房间的时候,我们难掩兴奋,畅聊人生,分享各自的学业经历、班级管理经验,直至深夜。第二天清晨,我们总是能看到你保持着高难度的独特睡姿:双脚泡在红桶中,身体躺在床上。这个睡姿后来屡屡被我提及,当我们谈话的笑资。

义刚,你是否还记得,我们最喜欢去的那个小饭店——萧县丁里羊肉馆。每次我们必点炒青西红柿。你和我、常青的最后一次小聚,是在7月中旬一个暴雨如注的中午。我们喝着羊肉汤,吃着西红柿,手里拿着菜卷馍,享受着舌尖上的美味!

你是否还记得,我们坐着你的车,在合肥闲逛。你轻描淡写的的一句“我经常一个人在深夜的高架桥上兜风”触动了我们,车厢里沉寂了很久!

我们都是农村来的,都是农民的孩子。辛辛苦苦一路走来,实属不易。而你的人生总是几多波折,好不容易生活刚刚安定一些,噩耗却传来了,苦尽甘来原来可以有第二种解释,升入天堂!

你说《山丘》好听,因为李宗盛唱出了我们的心声,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,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,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,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!

安息吧,兄弟,你再也不要面对人生的难了!再也不要一个人夜深人静时抽着闷烟喝着闷酒了!

安息吧,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